=陌儒
I am a slow walker, but I never walk backwards.
堆文地
年更文手,慎fo

关于我

你好,我是陌儒。

这里是我的同人文堆文地,偶尔会发表抒(jiao)情句子和阅读摘录。

入坑不多,多数冷圈,专情低产。

目前有产粮冲动的cp:月莲(《双子星公主》)、真ハム(《女神异闻录3portable》)、班伊(《七大罪》)、尼克妮娜(《黑街GANGSTA》)

每一条评论对我而言比热度更重要,因为我可以从中得知自己想要表达的情感是否以正确的方式传达给读者,并且通过读者评价重新审视自己、改进写文方法。所以,如果对我的文章有任何建议、感想,请务必不吝文墨写在评论区🙏

LOFTER电脑端提问功能已开启,欢迎提问。(或转至Peing提问)


自家世界观存放地: @Dream...

被吻过的朱唇,并不减少风韵;好比弯弯的月儿,有亏还有盈。

【真ハム】Dream

OOC

《一舞终了》片段场景...?

女孩的赤红眸子直冲冲望向他。猩红的眸;猩红的唇;猩红的丝带,系在粉红的脖颈上;猩红的裙;猩红的蕾丝边舞鞋。女孩儿如火般燃烧,似玫瑰悄然绽放,又像鲜血教人不寒而栗。她双腿分开立着,白皙大腿涂了大块阴影,暴露在舞厅灯光扫射下,手指缠绕一支无刺玫瑰,一下一下轻拨花瓣。那肆无忌惮的目光仿佛鱼线,一米再一米将真田明彦从远海拉至令人窒息的舞台中央。

“好久不见,”女孩的眸一刻不离地紧盯他,红唇微扬,“学长。”

下一秒,女孩拉过他系得过紧的领结,轻盈将吻送上。火热的唇,微凉的触感,小心翼翼的舌尖试探,按耐不住的深入欲望,可女孩仅仅只是轻舐他唇尖,留下愈消未消的香...

我粉德国队的时间不长,14年小组赛的时候喜欢上他们的。
我是伪球迷,因为勒夫而喜欢上这支队伍。
今年他们不是我认识的那支队伍。也是,毕竟主力退役了好几位。
这届踢得真的不好,Jogi也被骂。
Jogi被骂,我比德国队输球还难过。
不要黑他好不好,他比你们——比任何人——更爱这群小伙子。

       码字对于我来说,是解脱。看着纠缠自己甚久的场景,经由自己的加工,以文字现实大白天下。这个过程就是我的朝圣路。

       我希望以后自己所写的是想写的,暗喻其中的情感不是心血来潮的。

【真ハム】 一舞终了

⚠我流真田明彦 × 我流哈姆子

⚠意识流

⚠小学生文笔+思想

 

▶ ▶ ▶

前辈,来跳舞吧。随便怎样跳。我们来跳舞吧。

真田明彦在闪光灯的片光间捕捉不到女孩儿的颜容,只觉她呼唤的声音是教人忍不住回忆过去五年甚至十年的熟悉高昂。记忆不似涨潮缓缓淹没当下,而如烈火般瞬间吞噬了时间岁月。真田明彦被这记忆的温度灼烧,下意识想去回避开来。再一次,他凝视想去辨清面前人,却最终败在酒精麻痹下,那痛苦的果味仍在舌尖爆裂。

你是谁?他发了问,在充斥嘈杂音响的舞厅,这般嗓音显然不大容易听得到,可他依旧如此发了问。以警察进行审讯时的低声询...

1个简单粗暴的lof手机排版教程

爱君笔底有烟霞:

想必很多写手一提到lof客户端排版都有白眼翻到天灵盖的冲动


无论你敲了多少个回车键,最终还是只显示一个空行


开电脑就为了加粗个标题


链接只能干巴巴地贴一个网址


等等等等。


lof客户端没有编辑器,但是我们可以手动呀。


我们的目标是,手机能做到的,绝不用电脑来解决。


先上效果图:



(八百人尖叫鼓掌音效.mp3



在html语言里,<>这个符号就代表一个功能键,比如<b>的功能是加粗。


用法就是:<b>把...

【月莲/伪原著向】往事

ooc预警
伪法希

BGM:quiet room—有機酸



莲音多年后兀地回忆起那人,在那人还是艾克利普斯时,他常半脸逆着惨淡月光,以半卧的姿势待在她身旁不远处,口中轻声哼唱他家乡的田间小调,歌如涓溪,静淌月国古来不消的哀伤。

那人一如既往不择时地出现在黑夜,却不似白日的张狂讥讽,只歌唱安抚疲累却迟迟沉睡不去的她入眠。而莲音——那时的她,则是朦胧着双眼,一遍又一遍点头数着皎夜里的同一颗星,最终在那星的闪耀下锁上了眸子,浸于歌声,浅浅入眠。

月光似水,他们淹没在光海最底端,却犹如置身黑洞,共享时间停滞与光的不离。双方不曾过多言语,即便交谈也过于剑拔弩张,可又总恰恰好维控在对方底...

【绿赤绿/短篇】泪无罪

15年的旧作,ooc严重
部分内容借鉴PM同人《王者的祭典》

赤在几日前对蓝说,绿的小拉达好像不幸去世了:送神火山里有着它的墓碑,是与周围其他墓碑相同的色调,唯一突兀的只有小拉达碑前放着极为醒目的一束鲜花,花瓣间还闪烁着晶莹的露珠,露珠正缓缓地、缓缓地向下跌落着,触碰到落满灰尘的地面,便四溅开去,携带着地面上肮脏的灰尘四溅开去。而绿仅是静静伫立在那束鲜花的不远处,脸庞逆着光,无心落在他肩膀上的碎阳在不住地颤动着,然后一缕又一缕地掉落至地面,不动声色的。
赤描述地太过于详细了,蓝甚至有些怀疑他是否是在梦中偶遇这幅画面,却将这所梦之景误以为了现实。否则,同样身为当事人的绿怎么会如此长时间地没发现赤,...

1 / 2

© Slow Walk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