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

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
中秋快乐(つ^~^)/○

关于我

你好,我是陌儒。

这里是我的同人文堆文地,偶尔会发表抒(jiao)情句子和阅读摘录。

入坑不多,多数冷圈,专情低产。

目前有产粮冲动的cp:月莲(《双子星公主》)、真ハム(《女神异闻录3portable》)、班伊(《七大罪》)、尼克妮娜(《黑街GANGSTA》)

每一条评论对我而言比热度更重要,因为我可以从中得知自己想要表达的情感是否以正确的方式传达给读者,并且通过读者评价重新审视自己、改进写文方法。所以,如果对我的文章有任何建议、感想,请务必不吝文墨写在评论区🙏

LOFTER电脑端提问功能已开启,欢迎提问。(或转至Peing提问)

渣画存放地: @Warehouse 

【真ハム】 一舞终了

⚠我流真田明彦 × 我流哈姆子

⚠意识流

⚠小学生文笔+思想

 

▶ ▶ ▶

前辈,来跳舞吧。随便怎样跳。我们来跳舞吧。

真田明彦在闪光灯的片光间捕捉不到女孩儿的颜容,只觉她呼唤的声音是教人忍不住回忆过去五年甚至十年的熟悉高昂。记忆不似涨潮缓缓淹没当下,而如烈火般瞬间吞噬了时间岁月。真田明彦被这记忆的温度灼烧,下意识想去回避开来。再一次,他凝视想去辨清面前人,却最终败在酒精麻痹下,那痛苦的果味仍在舌尖爆裂。

你是谁?他发了问,在充斥嘈杂音响的舞厅,这般嗓音显然不大容易听得到,可他依旧如此发了问。以警察进行审讯时的低声询...

【月莲/伪原著向】往事

ooc预警
伪法希

BGM:quiet room—有機酸



莲音多年后兀地回忆起那人,在那人还是艾克利普斯时,他常半脸逆着惨淡月光,以半卧的姿势待在她身旁不远处,口中轻声哼唱他家乡的田间小调,歌如涓溪,静淌月国古来不消的哀伤。

那人一如既往不择时地出现在黑夜,却不似白日的张狂讥讽,只歌唱安抚疲累却迟迟沉睡不去的她入眠。而莲音——那时的她,则是朦胧着双眼,一遍又一遍点头数着皎夜里的同一颗星,最终在那星的闪耀下锁上了眸子,浸于歌声,浅浅入眠。

月光似水,他们淹没在光海最底端,却犹如置身黑洞,共享时间停滞与光的不离。双方不曾过多言语,即便交谈也过于剑拔弩张,可又总恰恰好维控在对方底...

【绿赤绿/短篇】泪无罪

15年的旧作,ooc严重

部分内容借鉴PM同人《王者的祭典》

赤在几日前对蓝说,绿的小拉达好像不幸去世了:送神火山里有着它的墓碑,是与周围其他墓碑相同的色调,唯一突兀的只有小拉达碑前放着极为醒目的一束鲜花,花瓣间还闪烁着晶莹的露珠,露珠正缓缓地、缓缓地向下跌落着,触碰到落满灰尘的地面,便四溅开去,携带着地面上肮脏的灰尘四溅开去。而绿仅是静静伫立在那束鲜花的不远处,脸庞逆着光,无心落在他肩膀上的碎阳在不住地颤动着,然后一缕又一缕地掉落至地面,不动声色的。

赤描述地太过于详细了,蓝甚至有些怀疑他是否是在梦中偶遇这幅画面,却将这所梦之景误以为了现实。否则,同样身为当事人的绿怎么会如此长时间地没...

【石切婶】错过

审神者好容易回来一次,本丸的付丧神来不及叙旧,便被告知本丸即将被政府回收的消息。

“我,预备辞去审神者这一职位,返回现世结婚。”她垂眸浅笑着,语气中只存在被爱神青睐的庆幸。先前紧围审神者,争相嚷着表达思念之情的付丧神们,此刻竟多一句也讲不出来。

回来那日正是二月末,几年前栽下的樱花苗儿如今稍显姿态,吐了肉眼可观的花苞苞,甚至有些耐不住性子,趁早露了半张脸来,小心翼翼地,任由幽香四溢。昨个半夜又纷飞了场雪宴,石砖路上盖着薄薄一层雪被,上面印满粟田口家孩童玩闹的印记,也不乏早起饮茶闲谈的某些付丧神的足迹。晨阳倾斜射来光线,由枝丫随意剪割。审神者正是这个时候,着一身雪白衣裳返回,融在了雪地里,分...

【弓凛】十四秒

◎弓凛BE。

◎文风崩坏,慎食用。

◎考试还码文的我果然作死。

◎感谢每一位前来观看的读客。

◎正文START。

“凛。”

当远坂凛执起那过于盛华的婚纱前摆,正准备推开远坂邸大门与她的新郎见面之时,她听见有人呢喃着她的名。

男性独有的低沉只在开口的那一瞬,那声音里像是夹杂了太多的思念和某种按捺不住的情感。那音如此干脆利落,仅是与唇摩挲了一下似的,却让这其中的力道硬生生地强了起来。如此简单的一个音节,被那人换作话语说出嘴边,倒多了几份复杂。

家中所有的时钟仿佛通了灵性,分秒不差地同时躁动了起来,整整持续了十四秒。

远坂凛无比清楚这十四秒代表着些什么。

比如这告诉了她现在已经七...

【弓凛】Archer,I miss you.

maya刚刚蠢爆了////,百度了下才记起来LOFTER是怎么发文章的。

这里是被FSN第二季给虐惨的弓凛党一枚,深夜码文来给自己一发“负负得正”_(´ཀ`」 ∠)

◎OOC不确定,估计有……

◎深夜码文,文风估计被狗吃了。

◎感谢每一位前来观看的人。

静立于床头的机械闹钟依旧敬业地转动着,发出极富规律的齿轮相互碰撞时而产生的嘀嗒声。时针处于「3」与「4」交界处,并且稍微往「4」处倾斜,其幅度也是逐步增大。

秒针不知循环了多少次从「1」到「12」这样看似无尽的轮回。死撑着浓重睡意的远坂凛依旧不厌其烦地数着这实际并不重要的圈数。

固执地像是在期待着什么奇迹的出...

© 刍狗 | Powered by LOFTER